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xxqps.com方便阅读,请收藏~

万俟观西拍了拍身上丰腴女子白皙的大腿,让她将腿从自己的腰上拿下来,好让他稍微喘一口气。

他伸手抓住一旁桌子上的琉璃茶壶,咕咚咕咚地灌下半壶金沙特有的冰露,披了件纱衣,拎着茶壶,站在一处巨大的露台之上,夜风撩起那件薄如蝉翼,软若蛛丝的细纱衣的一角,露出万俟观西白玉一般的胸膛。

床底之上的女人扭动柔软的腰肢刚想凑上来,只见万俟观西竖起一根中指,便识趣地下床自行离去,方才那番云雨让她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对方的身份,险些做出错事。

露台阴影之中走出一个中年文士,他双足安静得如同猫足,连最细微的声响都没有发出。

万俟观西有些不悦道:“方不净,本将军行好事的时候你也来打扰,真是反了你了。”

方不净一脸阴笑道:“将军莫急,听我报了此事之后再决定是否怪罪在下。”

万俟观西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有屁快放。”

方不净谄笑道:“今天擂台上的情形十分精彩,登台的居然是季平南手下两名虎将,上山虎和下山虎。您猜怎么着了?”

万俟观西脸上露出了专注的神情,催促道:“说重点,别废话。”

方不净笑道:“上山虎那虎痴居然被人一刀刺穿了左胸,据悉若再偏上一指,小命不保。当时就已经不省人事了,没有三五个月调养恐怕很难恢复。”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万俟观西一巴掌拍在自己白皙的大腿之上,细腻如瓷的肌肤上露出一抹殷红,他咧嘴道:“乖乖,他季平南不是时常叫嚣上山虎是打不死的吗?嘿嘿,真是解气。”

方不净接着说道:“后面还有更绝的呢。下山虎被人一刀拍飞了,据说全身骨头一共断了二十八处,现在连小指头都抬不起来。”

万俟观西刚刚喝下一口冰露,听到这个消息,“噗”地一声喷了出来,大叫道:“解气!这两个狗仗人势的畜生上次见到本将军还信誓旦旦的装逼,这次终于有人收拾他们了,太解气了。”

方不净说道:“现在共进行了三场斗法,陈云生那边胜两场,暂时领先,下次开擂要等到三日之后。据说今日擂台上的争斗十分激烈,远远超出所有人的想象,不过季老儿这次跟头栽大了。”

万俟观西沉思片刻,问道:“下场银沙上场的人是谁?”

方不净张口答道:“这个不知,如果还是大屿关的战修代劳的话,应该论到冯圣了。”

万俟观西眼睛一眯,拍了一下玉石栏杆,斩钉截铁道:“三日之后随我去观战,为陈云生那小子助威!”

……

“未央宫中夜未央,冰肌玉露人彷徨。昨夜一梦六洲外,今朝梦醒空锦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